顧漫作品集
手機版
分享到:

第三十七章

所屬目錄:何以笙簫默    何以笙簫默作者:顧漫

于途家里也剛剛聚完餐,送走親戚后,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間。

  微信依舊停留在自己發過去的信息上,他放下手機,心里有些焦躁。

  難道真的要拿駕駛證當借口?

  他打開窗戶,外面的寒氣撲面而來,他靠著窗戶點了一根煙,漸漸冷靜下來。

  比起他來,她不過兩天沒理他而已,他有什么資格在這里煩躁。

  書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,他伸手接起,是高中同學李明。

  “于途,今天高中同學聚會,大家都在ktv唱歌,你來不來啊?”

  于途婉拒:“我就不去了。”

  “我就知道,不過要是沒什么事就來唄,喬晶晶都來了……”

  于途霍然握緊了手機,打斷他:“你說什么?”

  李明說:“喬晶晶啊,大明星啊,人家都說要來同學聚會了。”

  于途的手指被燙了一下,他完全顧不上,“她什么時候說的,在哪里?”

  “班級群啊,你沒看班級群?本來就來了十幾個人,現在估計都快三十個了,班長趕緊換了個大包。”

  于途掛了電話,點開了微信,班級群已經幾百條信息,他一直沒看,點進去手指飛快地劃了幾下,他抓起一件大衣就往外沖。

  父母正在客廳看電視,看他這樣都驚了,站起來問:“怎么了這是?”

  于途快速地換鞋,“我出去一趟,你們不用等我,很晚回來。”

  說完帶上門就走了。

  于媽媽和于爸爸面面相覷,“幾歲了,這么毛毛糙糙的。”

  于途也覺得自己大概像高中生那么沖動,不對,他高中也從來沒這么沖動過。

  春節出門的人太多,出租車在ktv所在的商業中心外幾百米的地方就堵著不動了,于途直接下了車,快步疾行。

  喬晶晶此時已經在ktv被同學們圍觀過一陣了,還唱了一首歡快的歌。

  佩佩緊張地坐在她旁邊,生怕有人亂拍照什么的。其實她是緊張過度了,明星也是普通人,何況大家還是高中同學,圍觀一陣,新奇過了,也就該唱歌的唱歌,該喝酒的喝酒了。

  當然,不停有人過來跟她說話打招呼要簽名是難免的,身邊的位置更是搶手,除了左手邊的佩佩是固定的,右邊簡直是一個一個地換。

  大家輪流唱著歌,班長忙著清點人數,“還有誰沒到來啊,哎,我們班兩大學霸是不是都沒來?”

  一個女同學說:“問了夏晴,她說在鄉下和親戚聚餐,就不過來了。”

  另一個女同學問:“那于途呢?”

  李明說:“我剛打電話給于途了,他好像沒看班級群,也沒說來不來。”

  喬晶晶看似在和旁邊的同學聊天,注意力卻全在他們那邊,她默默地想著,原來沒看班級群啊,怪不得到現在還沒出現……才打電話的話,那多久才能到?

  正想著,班長忽然問她:“喬晶晶,你是不是跟于途很熟啊,你打電話叫他下唄。”

  另一個同學附和:“對哦,我們都看見你們一起玩游戲的視頻了,你的面子他肯定要給。”

  喬晶晶:“……”

  她叫他當然是不可能的,喬晶晶正在想理由推脫,包廂的門突然被人用力推開了。

  一個高大挺拔的身影出現在門口。

  所有人一起往門口看去,班長站起來,大聲叫道:“于途!”

  喬晶晶火速低下了頭,假裝玩手機,只留耳朵豎著,聽著包廂里的動靜。

  于途畢竟是昔日校園里的風云人物,他的出現在包廂又掀起一個小**,不少人都跟他打招呼,場面再度熱鬧起來。

  “于途你總算來了。”

  “來太晚了啊罰酒罰酒。”

  “學霸好久不見了啊,現在在做什么?”

  “于途你怎么還這么帥,我都禿了啊。”

  “于途你……”

  于途一一和他們寒暄,好一陣子這熱鬧才平息下來,班長招呼他:“于途你坐我這吧,來**啤酒。”

  于途彬彬有禮地婉拒:“等一會,我還有點事。”

  喬晶晶悄悄掀起眼皮,視線中,一雙筆直的長腿從容地向著她的方向走來,最后停在了她的身前。

  包廂里忽然安靜了下來,本來在唱歌的人也不唱了,連音樂都變得不那么喧鬧。

  喬晶晶不得不抬起頭,于途彎下腰,凝視著她問:“是不是因為我?”

  他的話沒頭沒尾,喬晶晶卻知道他在問她是不是因為他才出現在這里。

  是啊,不然呢?

  喬晶晶小聲說:“不跟你計較了。”

  于途安靜了,注視著她的眼睛卻霎時亮得像星辰。喬晶晶被他和同學們看得不自在,正想讓他找個地方坐下,然而還沒開口,一個輕柔的吻落在了她的唇上。

  于途傾身吻住了她。

  喬晶晶呆住了,一時竟然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。好幾秒后,她才想起要推開他,然而才抬起手,就被人料敵先機般的抓住了。

  這個吻并不長。

  于途很快停下了動作,身軀卻沒有退開,依舊保持著近在咫尺的姿態,熾熱的氣息籠罩著她。

  “走嗎?”

  他問她。

  喬晶晶氣惱得想踢他,這樣了還不走,等著被同學們圍觀嗎?

  于途從她的眼神中得到了答案,他拉起她,對所有呆怔住的同學說,“不好意思,我們先走了,你們慢慢玩。”

  他就這樣拉著喬晶晶離開了包間,扔下了一堆呆若木雞的同學。

  好久,包間里才有人小心地問:“同學們,我沒看錯吧?”

  另一個同學喃喃地答:“看錯了吧。”

  喬晶晶和于途也沒跑遠,她被他拉到了ktv的安全樓梯里。

  喬晶晶跑得氣喘吁吁:“你,你簡直……”

  于途卻只看著她追問:“為什么?”

  為什么忽然理他了嗎?

  喬晶晶平復了下呼吸,問他:“比賽那天我去給選手們頒獎的時候,你拿著我的手機幫我打了兩個五連絕世?你不是說不送我生日禮物了嗎?為什么又送了?”

  于途想起來這回事,“因為不是陪著你打的,我以為不算。”

  他蹙眉,“因為這個?”

  當然不是因為這個。

  而是因為,她想到那時候他一個人懷著訣別的心情在休息室里幫她打生日禮物,想到之前他拼命地想在比賽前送她五連絕世,好像忽然明白了一點他的隱忍和掙扎,以及在這隱忍和掙扎下,屬于于途式的感情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機密碼?”喬晶晶不答反問。她手機密碼并不是門禁那個1316。

  “無意中記住了。”她在他面前按了太多次了。

  “你一共打了兩局,怎么拿了兩個五連,我的段位也不低啊。”

  “進去就跟隊友說,經濟給我,帶飛。”

  哎?喬晶晶有些驚奇。

  “第二局有個人說,憑什么。我說,女朋友看著,兄弟,幫忙。”

  喬晶晶忍不住笑了,“這樣說話一點都不像你。”

  于途盯著她,“我現在也不像我。”

  的確不像他……

  喬晶晶想到了剛剛在包間那個吻,臉上不由有些發燙。

  于途的手撫上她的頭發,“我們可不可以不說游戲了?”

  氣氛好像忽然又危險起來。

  “那說什么?”喬晶晶小聲地問。

  于途的聲音有些低啞:“這代表,你答應我了嗎?”

  喬晶晶低下頭,開始玩自己的衣袖上毛茸茸的袖套。“我記得,那時候我還問過你其他問題。”

  “嗯,還有火星移民。”

  “要繼續寫。”

  于途愣了一下,笑意浮現在眼底。“好。”

  喬晶晶遲疑了一下,有點別扭地說,“但是不用熬夜了,我又不急。”

  這回過了好一會,于途才低低地又說了一聲:“好。”

  樓梯間外面忽然響起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,伴隨著話語,“電梯擠死了還不如走樓梯。”

  隨即“吱“地一聲,安全樓梯的門被推開了,于途反應迅速地抱過喬晶晶,把她的腦袋按在了自己懷里。

  進來的年輕人們大概也沒想到里面有人,還是……嗯,這種姿勢,一時都停下了交談,一邊下樓一邊不停地回頭打量他們。

  饒是于途一向冷靜自持,也被他們毫不遮掩的目光看得有些尷尬,只能垂下眼睛開始研究喬晶晶的頭發。

  好在他們很快就走過了。

  樓梯間里飄來一些隱約的語聲。

  “挖居然在安全樓梯約會,感覺有故事。”

  “那個男的很帥啊。”

  “人家有女朋友了,看看人家女朋友多瘦啊,肯定也漂亮。”

  “唉,過完年減肥。”

  他們的聲音終于徹底消失,喬晶晶埋頭在于途懷里,噗嗤一聲笑了。

  “很帥啊于老師。”

  于途無奈地說,“跟你在一起,安全樓梯都不安全。”

  喬晶晶哼哼了一下,“早點習慣。”

  “早就習慣了。”而且練成了眼觀八方術。

  于途說:“我們換個地方?”

  “去哪?到處都是人。”過年的時候電影院之類的地方都爆滿,這里又不像上海,可以去她家里。

  于途沉吟了一下說:“有個地方肯定沒人。”

  喬晶晶沒想到于途會把她帶到這里。

  鯨市第一中學。

  于途去跟門衛交涉了,喬晶晶站在學校牌子前打量著那幾個大字,不免心潮起伏。過了一會,于途在門衛那朝她招手,喬晶晶跑過去,門衛從里面給他們開了門。

  這個時候的學校里果然人影都沒一個,幽幽暗暗的,只開著幾盞景觀燈,照亮了大概的輪廓。

  等走遠些,喬晶晶好奇地問:“這么晚大爺還讓我們進來?”

  “我跟他說,我以前是這里的學生,想帶女朋友來看看。”

  “……這樣就行?”

  “他說他還記得我。”

  “哦~~~于大學神,肯定印象深刻。”

  于途瞥了她一眼,“可惜我女朋友不方面露面,不然恐怕更容易進來。”

  “那是。”喬晶晶驕傲地翹了下尾巴。

  于途不由笑了。

  “其實我昨天下午已經來過,那時他沒注意到我。”

  已經來過了?在她不理他的時候?他來這里干什么?

  喬晶晶忽然心情有點好,腳步也輕快起來,決定不計較他把“女朋友”說得那么順口的事了。

  “咦,這里的操場怎么沒了。”

  喬晶晶指著前方,以前學校一進門,右側就是大操場,可是現在原來操場的地方卻變成了一棟十幾層的教學樓。

  “大概因為擴招?”

  喬晶晶看著拔地而起的新樓,心中有些悵然,曾經的那個操場上,有太多青春的回憶了。比如說累死人的八百米,比如說,旁邊這個人的球場英姿。

  “你現在還踢球嗎?”

  于途謙虛地自我評價:“我院中堅。”

  喬晶晶忍俊不禁,于老師自戀起來,就沒別人什么事了。

  她仰頭看了下新樓,有些操心:“操場沒了,學生跑步做早操去哪?”

  “旁邊建了體育中心,可能在那里。”

  “我們念書的時候,旁邊還都是荒田。”

  “嗯。”于途想起來,“你是不是有一次帶幾個女同學跑出去采野花被班主任批評了?”

  “……=”

  于途微微一笑。他記得那時候是高一,他被班主任叫去辦公室說競賽的事,恰好碰見一群女同學在挨訓,其中被重點批評的就是她。那時候覺得尷尬,現在想來卻是令人回味。

  原來十幾年前那個挨訓的女孩子,會和自己有更深的牽扯。

  原來有一天,他們會一起回到這里,尋找過去的蹤跡。

  他們一路往前走,經過了食堂、籃球館、學生宿舍,然后繞到了河邊的千步堤。

  鯨市位于江南,水域豐富,他們學校就是沿河而建的。沿著河,有一條長長的景觀帶。那時候在食堂吃完飯,許多學生都會刻意繞下路,從這里走回教室。

  在河堤上走了一段,喬晶晶停住了腳步,遙遙指著前方的一棵大樹。

  “你還記得那里嗎?”她的表情壞壞的。

  于途看著那棵樹,就在那棵樹下,喬晶晶同學有一天忽然攔住了他。

  他轉頭看向喬晶晶:“帶你來的路上我一直思考一個問題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你翻舊賬怎么辦?”

  喬晶晶瞪他,然后忍不住笑了:“今天不翻,但是~~~早晚會的。”

  于途低下頭,“我很期待。”

  最好翻一輩子。

  他朝她伸出了手。

  喬晶晶看了看,想了想,把自己的手放在了背后。

  于途揚眉,耐心地等待著。

  好半晌,喬晶晶才矜持地把手放入他的掌心。

  于途立刻牢牢地握緊了。

  他牽著她的手,走進了老教學樓。在教學樓里逛了一圈,最后他們坐在了教學樓外的臺階上。

  身后就是學校的布告欄。

  “以前這里老貼著你的照片,各種參加什么比賽得了什么獎之類的。”喬晶晶看向他,“你還記不記得,上次我在玲姐家跟你說,我覺得以后你會成為一個很厲害的航天科學家,然后作為你的同學我也會覺得很光榮。”

  “記得。”

  “其實不是這樣的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不是作為你的同學啊。”喬晶晶朝他眨眼。

  于途心中好像被羽毛劃了一下,明知故問:“那是什么?”

  喬晶晶才不理他。

  但是想了想,還是回答他一下。

  她托著下巴,“那時候會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幻想,你聽了不準笑啊。比如說,會幻想很久很久以后的校慶,你是很厲害的航天科學家,學校邀請你,然后我就陪同啊。”

  于途從來不知道,原來心底柔軟的情緒,可以泛濫成這樣。

  “所以,于老師,你要努力啊,我對你是有要求的哦。”

  所以,起碼不要為了收入什么的掙扎猶豫不敢接受我,你有更重要、更遠大的目標啊,你懂我的意思嗎?

  于途怎么會不懂。

  有時候他也詫異,明明他們真正接觸沒多久,卻可以心意相通到這個地步,有時候一個眼神,只字片語,就明白對方想表達的意思。

  于是此時此刻,他坐在高中教學樓的臺階上,也更明白過去的自己,因為傲漫不經心錯過了什么。

  “晶晶,有時候我覺得,你看我大概有些盲目。”

  “以前在這所高中里,我也自負聰明,出去了才知道天地廣闊,自己渺小,我沒有自己想的那么天才,智商也遠達不到第一梯隊……”

  “等下。”喬晶晶說,“你的第一梯隊是指?”

  于途被他打斷,“……**,科羅廖夫,馮卡門。”

  才被他科普過世界航天簡史的喬晶晶:“……哦,你繼續……”

  于途繼續不下去了,他笑了笑,“但是我會努力。”

  他說:“我想我可以。”

  喬晶晶目光閃閃地看著他:“嗯。”

  兩人就這么安安靜靜地在寒風中坐了一會。

  于途突然說:“晶晶,我發現你有成為bds的趨勢。”

  喬晶晶愣了一下:“bds是什么?”

  于途說:“自己百度。”

  “哇,你還敢對我說這種話。”

  隆冬深夜,冷冷清清的校園里,響起了女子清脆的抗議,伴隨著男人低沉的笑聲。

  大爺在遠處喊:“要關門嘍。”

  他們一起走出了學校。

  校門外面是一條寬闊筆直的馬路。

  喬晶晶在哼著一首他沒聽過的歌,于途牽著她,忽然有了一種塵埃落定的感覺。

  腳下的路似乎更清晰,而他的人生似乎也將變得簡單。

  不過是——

  和她在一起。

  然后,成為她的榮耀。

下一章:
上一章:

發表評論

最近更新
隨機推薦
电子游戏帝国